我醉欲眠

少年很美

那场演唱会,年纪已非少年的他轻抚嘴唇,歪歪地站着,痴痴怔怔地望着圣火。被摄像机扫过的瞬间,初始迷茫,继而害羞。“我只是觉得圣火很美”。